中国江苏网>现代农业 > 2018专题 > 第十届江苏省园艺博览会 > 特色园区 > 无锡

无锡园:太湖人家

来源:中国江苏网   2018-09-24 10:07:00


  游览线路:滨湖码头——主入口,“无锡充满温情和水”石刻——长堤.万浪桥,远观“包孕吴越”摩崖石刻——“太湖人家”景墙.运河码头——太湖人家展馆——渔乐网广场——景观跌水——鼋渚灯塔——出口、“太湖佳绝处”门头


  无锡园依托山水营造和植物配置,辅之厅室亭廊,将全园分割为鼋渚春涛、湖山真意、具区胜境三个空间。全园通过开敞雄伟的景象与幽曲景观的鲜明对比,自然和人文景致的情景交融,充分诠释了无锡太湖山外有山,湖中有湖、山峦连绵,层次重叠的丰富景观层次和独特景观。

  鼋渚春涛

  太湖是我国五大淡水湖之一,介于江、浙两省之间,面积2250平方公里,号称“三万六千顷”。湖中岛屿星罗棋布,若浮若沉,隐现出没于波涛之间,连同沿湖半岛山峰誉称七十二峰。无锡与太湖紧密相依,占有山水组合最美的区域。著名的鼋头渚、蠡园、锦园、梅园等美丽园林,皆濒湖而立,美不胜收。无锡太湖湖光山色交相辉映,风景如画,闻名中外,是我国著名的的游览胜地,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。郭沫若先生游过太湖之后,在他的《蠡园唱答》诗中,用“太湖佳绝处,毕竟在鼋头”赞美了鼋头渚旖旎的风光我国著名造园学家陈植先生在其著作《中国造园史》中更是指出“无锡鼋头渚为太湖风景之最”。

  无锡园浓缩了鼋渚春涛,以方寸天地再现“太湖美,美就美在太湖水。”通过撷取太湖的崖石、灯塔、刻石、桥、堤等典型的自然和人文景观要素,营造断崖峭壁耸立、惊涛拍岸、犹如云横天际之意境。源于自然,高于自然的艺术再现了无锡太湖山水萦绕,岛渚礁石、幽谷水湾各具异趣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。山头是仿制的“鼋渚灯塔”。因为鼋头渚处于太湖和蠡湖航道的突出位置,因此在1920年,就有人在这里立杆挂灯,为夜行船只导航。1924,锡湖轮船公司通航,地方人士建灯塔表示祝贺,当时灯塔的形状,象一枚弹头朝上通红的炮弹。1982年灯塔翻新,加固底部和中心,四周装饰金山石,并且把塔高从12.56米增加到13.1米。现在的鼋渚灯塔外观呈粉红色,造型十分雅致,是鼋头渚的标志性建筑。

  “包孕吴越”、“横云”以及入口的“无锡充满温情和水”等石刻,更是点睛之笔,这既是太湖绝妙风景的还原,更是以此隐喻无锡城市包容海内外的博大胸怀。让游人到此,在山水时空中穿越,留下隽永的回味。

  震泽神鼋:

  现在看到的龙头龟身的立体绿色植物雕塑叫“震泽神鼋”, 震泽是太湖的古称,“鼋”是龙和龟所生的长子,相传古时太湖发洪水,淹没了大片土地。大禹来治水,劈开犊牛山,才使洪水退去。大禹治完水在太湖边看到一块色泽青润的大石头,敲起来声音悦耳动听,于是用开山斧凿了一只石鼋,昂头而立,神气十足。大禹用五色宝石在石鼋身上划出许多花纹,石鼋身上 便有了鳞甲,这只石鼋就是“震泽神鼋”,也叫“镇妖石”,镇住太湖水龙,从此太湖地区就风调雨顺,神鼋就成了太湖的守护神。

  此处绿植雕塑的原型是“鼋渚春涛”景区的主建筑澄澜堂下陈列的“震泽神鼋”青铜雕塑,长1.7米,高 1.3米,宽1.1米,重达700多公斤,由著名雕塑家徐宝庆创作,上面镌刻朱复戡的“震泽神鼋”篆书。是上海青铜文化复兴公司在1985年5月送给无锡首届“太湖之春艺术节”的礼物。体现了太湖历史人文和自然的高度统一。

  太湖人家

  江南好,“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”。

  展馆里的图文展板和实物为咱们展示无锡丰厚的太湖文化,河湖众多,水网密布,草木繁茂,物产富庶,具有“水乡泽国”的地理特征,造成了“吴越文化”的“饭稻羹鱼”的经济结构和饮食习惯,形成了情感细腻的文化特征。

  前方的广场用渔网来点缀,表现临湖而居的太湖人家,悠闲自得。运河古码头,石头叠起,看似随意,却是充满乡土味。附近的礁石、石刻、湖边的古帆船,小品“渔乐网”,竿子上挂满了一串串鲜鱼,再现江南鱼米乡的富足安康,突出无锡太湖人家渔文化的主题。

  陶朱公馆

  这是园中主建筑。为纪念春秋时的范蠡,公元前536—公元前448) ,他是范姓始祖范武子的玄孙,并被视为顺阳范氏之先祖。春秋末著名的政治家、军事家、经济学家和道家学者。虽出身贫贱,但是博学多才,与楚宛令文种相识、相交甚深。因不满当时楚国政治黑暗、非贵族不得入仕而一起投奔越国,辅佐越国勾践。传说他帮助勾践兴越国,灭吴国,一雪会稽之耻。功成名就之后急流勇退,化名姓为鸱夷子皮,与西施隐居太湖,遨游于七十二峰之间。他很有经商头脑,被后人尊称为“商圣”,后定居于定陶(今山东菏泽市定陶区),期间三次经商成巨富,但三散家财,“千金散去还复来”自号陶朱公。世人点誉他:“忠以为国;智以保身;商以致富,成名天下。”后代许多生意人皆供奉他的塑像,称之财神。

  陶朱公馆建筑很有特色,既遵循中国园林传统艺术手法,又在择地、立意、建筑风格和空间处理上有所创新。一是依山水之势随形而构,是《园冶》“随势造形”的成功实践。二是与其他建筑相互照应,虽是主馆,但与“太湖佳绝处牌楼”、山上的灯塔等人文景观建筑小品高低掩映,浑然天成。